主页 > www.321555a.com >
如何评价《进击的巨人》的弗洛克?
发布日期:2022-08-01 21:52   来源:未知   阅读:

  是一个通过结局获得巨大升华的角色,甚至于我觉得是巨人在124话之后,唯一一个获得“好结局”的人。

  前中期的弗洛克,无疑是令人讨厌的。他前期胆小怕事,临阵痛哭,中期又破坏团结,常常与主角团唱反调。

  就前中期这个角色的表现来看,我觉得这就是个妥妥的工具人定位,充其量是个有个性的工具人。谏山创是个思路很开阔的人,当他认为有必要表达和剧情主流走向不同的思想时,就让弗洛克背黑锅,借弗洛克之口将它说出来。

  比如在女王授勋时,本来通过授勋给表现优秀的士兵,悼念阵亡士兵营造出团结、积极的氛围,但弗洛克这个不合时宜的家伙站出来指责兵长艾伦等人是为了私情才选择了爱尔敏,站在道德的高地对幸存者们轮番批评;比如在马莱篇宣战公告的章节,让认为要将平民的损害降到最低,弗洛克炸了住宅还表示仅仅如此远不足以平息帕岛人被活生生吃下的仇恨;比如进攻马莱阶段性胜利后,让在为死去的同伴和世界的未来担忧,弗洛克却为这一次战争的胜利振臂高呼。

  对比之下,弗洛克会让人觉得不顾大局、目光短浅,尤其是在一件事情上,我对这个角色的反感度升到顶点。

  有人说弗洛克是普通人该有的样子,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马尔洛的心境才是最接近普通人的。他有理想,希望改变不合理的社会,但没能量,位卑人轻,无法真正地行动起来反抗不合理的社会,最后虽然可以说是为理想而死去,但他个人的牺牲起到的价值相当有限。我觉得如果我到了巨人的世界里,大概率会像马尔洛那样随着兵团一起冲锋,随着热血一起死去,成为为人类而牺牲但几乎无人记得的普通一员。

  面对这样的普通人,弗洛克又发挥了反派工具人的作用,对普通人进行了侮辱。弗洛克说“在绝望的氛围下,他一直在鼓励着同伴,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本来说到这里就可以了,但是弗洛克贱贱地补了一句:“但是最后,他应该后悔去了那里吧”。

  对马尔洛而言,他的死本身意义是非常有限的,只是吸引猿猴注意力的无数尸体之一罢了;因此,马尔洛的死更多的是精神意义,一个长久以来都只有想法,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理想的人,最后为自己的理想崇高的牺牲了,这是大多数普通人在残酷战场的归宿,这是普通人理想价值的体现。但是,如果他的牺牲最后被定性为后悔,情况就完全转变了,他的死就成了因自己考虑不周做出的错误选择,而非为人类复兴心甘情愿地崇高牺牲,在价值层面完全逆转。

  因此,我非常讨厌弗洛克,他根本没有理解马尔洛的心态。马尔洛在死前是肯定有遗憾的,所以他想到了希琪,但是有遗憾不代表会后悔,为了保护墙内的住民,为了让希琪能够安稳地睡觉,我相信如果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马尔洛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在巨人这部严肃的作品中,死亡并不是一件轻描淡写的事。死生亦大矣,生存是巨人这部作品中最重要的事,不同于少年漫画将名誉、价值观甚至一场足球比赛的胜利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巨人深刻地揭示了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光鲜亮丽的外在之物不值一提。因此巨人中人物的死亡,往往都是悲惨的、不光荣的,至少也是留有遗憾的。

  比如艾伦的母亲,牺牲自己让孩子活下去的伟大母亲,却也在临死前忍不住捂住嘴巴小声地对艾伦说“别走”;前一秒还在帅气地展示立体机动的兵团前辈,后一秒一边“不要,不要”,一边叫着“爸爸”;复读心灵鸡汤“人类放弃战斗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败北“的米克,说完就哭求巨人不要吃掉他。

  这些角色在作品中的地位或许不够核心,但埃尔文史密斯团长总是最核心的角色之一了,团长在死前虽然没有漏出丑态,但无疑也是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因为他死在了距离自己的梦想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他自己的梦想和岛上人们的未来并不一致,因此不得不放弃梦想死在路上。

  回顾巨人中角色的死亡,我们会看到角色在死前往往都展现出了强烈的生存的渴望,对人世尚存迷恋和遗憾,甚至因此漏出丑态,卑微地低头乞求生命的延续,以实现自己的个人理想和价值。在这样的背景下,弗洛克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弗洛克是极少的为了他守护的人们主动出击,以相对甘愿的心态迎接死亡到来的角色。

  在彼时,弗洛克已经成为了耶格尔派的领袖,按照当时的形势来看,如果进击的巨人成功踏平世界,弗洛克会顺理成章地踏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下上的位置。如果故事的最后,弗洛克还有求生的渴望,他断然不会在受伤的情况下硬是拽着救世小队的船在海上漂流,将生命的最后一刻交给他信仰的事业。其他角色都为了自己的私欲,或狭隘的理想而被迫死去,唯独弗洛克一人是为了祖国的未来,主动牺牲自己迎来死亡。其他角色死前想到的是父亲,是恋人,是自己的理想,唯独弗洛克想到的是岛上同胞的生命。

  这或许是谏山创对工具人角色的无情,但换个角度也是对他最大的慈悲。为民族大义而死,让整个角色的塑造为之升华。前期所有看似偏执的、狭隘的表现因为无悔的牺牲被串联到一起,获得了立体感。一个个原本有些孤立的和主角团唱反调的举动,现在看来都是为了一致的目的:艾尔迪亚民族的未来。

  《进击的巨人》前中期用人在绝境时对生命的渴望表达了谏山创强烈的存在主义,重视人的存在,人本身的价值,人自由的意志,在收尾处却因为过于重视部分人的存在,抹平战争的正义性,消解人生的意义,滑落到虚无主义。在这个过程中,弗洛克是少数看重意义超过生命的角色,为了多数人的未来放弃对自己生命怜惜的角色。所以我觉得弗洛克反而是进击的巨人中少有的获得良好结局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