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股票 >
《有冇》移动剧场改变生活风景
发布日期:2022-07-29 17:24   来源:未知   阅读: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6月30日晚上7点,钟鼓楼广场上大爷大妈们正像往常一样带着孙子孙女们遛弯儿,突然广场上响起了广场舞神曲《小苹果》,巨大的声响把大爷大妈们的目光一下吸引到了广场中间。在那里,一场名为《有冇》(音mǎo,“没有”的意思)的文献剧,开始了颇为新奇的表演。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改变公共生活的风景。

  和《小苹果》耳熟能详的旋律不同,广场中间出现的场面让大爷大妈们有些看不懂。只见十几个年轻人脱去外套,露出里面统一的黑色T恤,上面大大地写着白色的“有”或“冇”。年轻人什么都不说,自顾自开始表演。

  他们像是在跳舞,又像是用肢体诉说着什么。一边正在玩耍的小孩子也被这些神秘的大哥哥、大姐姐吸引了,一个小朋友就一直坐在自己的小自行车上看了大概十几分钟。“他们是死了吗?”当他看到有的演员平躺在地面上时,嘴里忍不住嘟囔。

  《有冇》不仅是南锣鼓巷戏剧节上的一次公开演出,也是中戏戏文系史论班2012级同学们“戏剧构作”课为期一年的文献剧项目的汇报演出。与一般的戏剧演出不同,文献剧没有起伏跌宕的戏剧冲突,只是将现有资料和事实情况进行梳理,并呈现在舞台上,因此也被认为是“以舞台写历史”。《有冇》这个项目是由中国和奥地利两国大学生在各自国家,进行关于物品、占有、消费与贫富分化问题的访谈调研,并将最后的调研结果呈现在舞台上。两方的负责人分别是中戏教师李亦男和奥地利萨尔茨堡莫扎特艺术大学的老师克里斯多夫·莱普奇。

  就像是时下流行的“快闪”一样,钟鼓楼广场上这场短暂的演出毫无征兆地开始,又毫无征兆地结束了。

  广场演出结束后,现场观众分为八组,由不同的“导游”带着从鼓楼脚下出发,通过不同线路,穿过一条条胡同,奔向不远处的蓬蒿剧场。

  路上,“导游”会给观众介绍一个个“景点”。这景点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名胜古迹,而是创作者在胡同里寻访时发现的人文风景。有时“景点”是胡同里被遗弃的一个沙发,有时是一棵被锯得只剩下树桩的百年老槐树,有时又是胡同里一个小小理发馆里有着大梦想的理发师。这些“风景”都是创作者们在胡同里寻访时发现的,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背后有着丰富的故事。那些故事并不传奇,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藏着平常人的生活,但听起来常常会让人唏嘘不已。

  从鼓楼到蓬蒿剧场,不仅要穿过热闹的地安门外大街,还要经过人潮汹涌的南锣鼓巷,但也有清净的辛安里胡同、沙井胡同。有些胡同已经开发得很商业,有的胡同正在开发中,而有的胡同则还像十几年前的南锣鼓巷那样清静。这种情境的切换让观众格外感慨。

  中戏教授郭涤曾经在这一带住了几十年,对这些胡同都颇为熟悉,可是听到小“导游”的介绍,他还是颇感新奇,“要不是他们带着走这条路,我还不知道这里有‘辛安里’这种保留得比较好的老胡同。”

  大约半个小时的“胡同游”之后,观众到达蓬蒿剧场,继续观看相应的影像,呈现的是社会不同阶层对所有权、财产等一系列话题的态度。表演中他们将这些人的看法和有关书籍文献中的相关叙述进行拼贴,同时用文字和肢体表演来呈现。

  李亦男介绍说,这些内容是同学们在全国各地做了200多个采访得来的。他们向画家、IT创业者、无业者、退休老人等提出相同的问题,比如,你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假如你中了500万元大奖会怎样?你愿意把自己的财富分给别人一半吗?相同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却大相径庭,人们真实的回答是闭门造车的编剧完全无法想象的。一个画家说,以前自己的画卖三五千块钱都要数好几遍,现在拿到几百万都懒得数;一个男人说,他不会把自己的财富分给别人,“我脑子又没有病,平时连一块钱都不会施舍给乞丐”;一个老人说,他最值钱的是一块纪念金砖,是买保健品送的……

  那些听上去很直白或是很搞笑的回答,常常会令现场观众捧腹大笑,跑狗图,但笑过之后更多的是对当下社会的感慨。

  很多观众以为中戏戏文系史论班的学生都是埋在书堆里的书呆子,或是只擅长码字的编剧,可这场演出却让他们大跌眼镜。那些看上去非常接地气的回答,他们结合肢体的表演呈现得格外生动自然,动作的准确程度和叙述性根本不像是非专业演员。103期开什么码开奖现场,演出结束后,很多人都对他们的表演能力大加肯定。

  李亦男表示,作为同时在中奥两国进行的项目,这个剧还将以其他形式与奥地利大学生的演出进行融合。7月2日晚,该剧还将演出一场。